-缅甸犯罪分子天堂「多方势力盘踞缅甸KK园区沦为犯罪天堂」

-缅甸犯罪分子天堂「多方势力盘踞缅甸KK园区沦为犯罪天堂」

缅甸犯罪分子天堂「多方势力盘踞缅甸KK园区沦为犯罪天堂」

缅泰边境地区势力混杂,成为犯罪活动的温床,图为当地缅甸居民逃到泰国。(大公报)

综合“缅甸前线”网站、半岛电视台及马来西亚《中国报》报道:近期华人被诱骗到东南亚“卖猪仔”的案件频传,甚至有不少港人受害。位于泰缅边境妙瓦底镇的缅甸“KK园区”,据报是整个人口贩卖链条的终点站,流落到此的受害者可能遭遇恐怖结局。有报道指,“KK园区”所在的克伦邦,有多方势力盘踞,它既是反政府武装的老巢,也有政府收编的地方武装“民兵”作恶,令此处成为政府军难以插手的犯罪天堂。

“KK园区”位于克伦邦妙瓦底镇,与泰国仅一河之隔。马来西亚《中国报》指,这里被视为东南亚诈骗转卖和人口贩卖犯罪链条的终点站,受害者若未能按犯罪团伙要求进行诈骗或缴纳赎金,就会不断被转卖,最终沦落到“KK园区”,面临被活摘器官的恐怖结局。距离妙瓦底约20公里处的水沟谷村同样是犯罪窝点,涉及非法赌博、网络诈骗、人口贩卖等。

缅甸媒体披露,这些黑色产业均有地方武装的参与。2021年2月缅甸发生军事政变后,新组建的军政府与反政府武装、被“收编”的地方武装之间利益关系错综复杂,互相牵制,妙瓦底等地实际上处于“无王管”的状态。

官方“收编”政策无效

克伦邦是缅甸第三大民族克伦族聚居地,也是该国历史最悠久的反政府武装克伦民族联盟(KNU)根据地。早在二战期间,英国殖民者就在克伦邦埋下了混乱和动荡的祸根,先是满口承诺帮助克伦族独立建国,令其缺席“缅甸国父”昂山将军与各民族代表的会议,又在缅甸宣布独立后背弃承诺。克伦族与缅甸政府的矛盾因此激化,双方频繁爆发武装冲突。

1994年,克伦族内部信仰佛教和基督教的人员发生矛盾,联盟一分为二。基督教派继续沿用KNU和克伦民族解放军(KNLA)的名称,佛教派自立门户,组建民主克伦佛教军(DKBA)。2010年,DKBA被缅甸政府收编,摇身一变成为“克伦边防军”(BGF),但并未改变其地方割据势力的本质。

缅甸媒体“缅甸前线”爆料指,水沟谷村是BGF的大本营,这里的黑色产业属于BGF总指挥官苏奇督。2017年,苏奇督与被中国内地通缉的逃犯、亚太国际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佘智江合作,在当地建造所谓的“亚太新城”,实质是向中国境内客户推销网络赌博游戏。佘智江近日在泰国落网。据报道,他是“KK园区”业主之一。

地方武装有恃无恐

“亚太新城”事件曝光后,缅甸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。2020年6月,当局组建特别法庭,调查该项目涉及非法赌博的问题。同年8月,中国驻缅甸使馆严正声明,“亚太新城”项目系第三国投资,同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毫无关系。中方支持缅方依法依规处理“亚太新城”问题。

同年12月,缅甸军方派兵进入妙瓦底,收缴了BGF从泰国走私入境的150辆汽车,并要求苏奇督等人在停止非法活动和辞职之间二选一。苏奇督和另外两名指挥官作势要辞职,其麾下数千士兵立即威胁要跟着离开军队,缅甸政府骑虎难下。

2021年2月1日,缅甸政府尚未完成与BGF的谈判,就在军事政变中被推翻。KNU立即发声谴责军政府,并开始组织反政府活动,军政府则轰炸克伦邦作为回敬。缅甸媒体披露,BGF与军政府私下达成协议,在打击KNU的行动中冲锋在前,换取军政府对水沟谷村非法活动的庇护。由于在战场上大量减员,BGF曾到附近的村庄“拉壮丁”。一名村民表示,2021年5月,约50名BGF士兵封锁了6个村庄,强行抓走100多名男子。

“缅甸前线”今年6月报道指,BGF的“牺牲”显然已经得到了回报。2021年5月起,妙瓦底附近的赌场等恢复营业。一名BGF士兵甚至表示,“亚太新城”项目有可能重启,且缅甸军方会成为投资人之一。

柬埔寨执法力量薄弱 人口贩卖猖獗

柬埔寨西港诈骗、人口贩卖等犯罪活动猖獗。(大公报)

据BBC报道:近期华人被诱骗至东南亚的案件引起多方关注,很多受害人可能身处柬埔寨南部港口城市西哈努克(西港)。美国国务院7月发布的《2022年人口贩卖报告》将柬埔寨降至情况最恶劣的第三级,并批评该国政府不作为,放任西港等地的诈骗网络不断壮大。

据报道,西港执法力量薄弱,因此成为诈骗和人口贩卖等犯罪活动的“天堂”。有专家指,西港有多个经济开发区,每个园区内可能有数十家诈骗公司。《联合早报》这样描述西港的一个“诈骗园区”:由20多栋约10层楼高的建筑组成,外观看似非常普通的商业楼,但园区被高高的围墙和带刺铁丝网围起,里面的人也几乎与世隔绝。

柬埔寨人口贩卖案规模庞大,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。据报道,不少年轻人被同乡朋友诱骗,或被社交媒体上所谓“网络客服人员”、“博彩专员”等海外职缺吸引,一步步走入犯罪集团的陷阱。不少非营利组织指控,柬埔寨的部分警察和官员收受犯罪集团贿赂,为他们撤销指控或减刑。

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副主任费尔.罗柏森表示,发生在西港的侵害人权行为让人震惊,包括虚假招聘、没收受害者护照或其他身份证明文件、绑架、软禁、强迫劳动、暴打和性侵害。

西方长期搅局 缅甸和平路遥

克伦族的反政府活动得到西方国家支持。(大公报)

综合路透社、美国之音报道:缅甸于1948年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,但至今未能摆脱西方势力的干预,长期处于动荡之中。缅甸境内冲突不断、犯罪活动猖獗,西方国家难辞其咎。

自缅甸独立开始,美国、英国等西方国家就一直支持克伦民族联盟(KNU)等反政府势力,并对“不够民主”的缅甸政府实施打压和制裁。上世纪90年代,西方政客和媒体将牛津大学毕业、嫁给知名英国学者的昂山素季塑造成勇敢反抗缅甸军政府的“民主女神”,极力支持她掌权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给她写亲笔信,赞其“激励了全世界”。

然而,2017年罗兴亚难民危机爆发后,已经成为缅甸领导人的昂山素季并未站在西方一边。她拒绝承认缅甸军方屠杀罗兴亚人,并直言外部势力不应该对罗兴亚问题指手画脚。恼羞成怒的西方国家对昂山素季口诛笔伐,将其拉下神坛。

讽刺的是,2021年2月1日缅甸军方发动政变,扣押昂山素季等官员后,西方国家再次变脸,齐声谴责缅甸军方“破坏民主”,并要求其放人。今年2月1日,美国宣布对缅甸军政府的更多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。有分析指,缅甸国内民族众多,国情错综复杂,追求民主之路本就艰难而崎岖,西方势力的长期干预更令缅甸局势难以稳定。

来源:大公报

kk网络用语是什么意思?

KK也是网络用词意思是通常有两种意思:一种模拟笑声,表示开心或笑会经常被使用聊天短语,另一种是常用的音标的名字,用于美式英语发音。

字体输入作为网络聊天最基本的形式,需要通过键盘或触屏将字符输送到对方显示屏上,打字速度肯定难与思维同步,也远非直接对话那样方便,故以简约高效的字母替代汉字就成为网民聊天首选,它的内涵的丰富程度已经超过正规文字表达模式。

如:GG(哥哥)、JS(奸商)、PFPF(佩服佩服)、ZT(转贴)等,这类语言通常是提取中文词组的首个字母,比较容易理解和识别,所以能够被广泛采用传播。与它相似的还有以英语词组缩写或变化而来的网络用语。

网络语言(internet slang)是指从网络中产生或应用于网络交流的一种语言,包括中英文字母、标点、符号、拼音、图标(图片)和文字等多种组合。这种组合,往往在特定的网络媒介传播中表达特殊的意义。

20世纪90年代诞生初,网民们为了提高网上聊天的效率或诙谐、逗乐等特定需要而采取的方式,久而久之就形成特定语言了。进入21世纪的十多年来,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革新,这种语言形式在互联网媒介的传播中有了极快的发展。

网络语言越来越成为人们网络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但是要注意的是,部分网络语言并不符合我们现代汉语的语法规定,因此并不具备教学意义,不能引进教学领域。

kk是什么意思?kk是网络词语吗

看语境,一般情况下,老外用kk,是ok的意思;互联网聊天,可能是快快的缩写,催促的意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